□蘇少鑫
  據報道,廣州交通部門計劃購置一批“商務車型的特殊租車”,用於補充出租運力,車費、運營方式等與普通出租車不同,最早或於今年年底前投放運營。
  實際上,“約租車”並不是什麼新事物。類似美國紐約等城市,約租車比普通出租車還要多得多。國內也並非無先例,只是以政府指導採購的形式,廣州確實是全國第一家。
  所謂“約租”,不說廣州的電召系統可約租,國內的打車軟件包括目前汽車租賃市場,同樣也有約租的功能——換句話說,廣州交通部門推出的這批“商務車型的特殊租車”,重點不在約租,而在其“商務車型”。
  按說為乘客提供個性化的服務,本是出租車市場的題中之意。但是,就目前商務租車的市場格局來看,廣州以政府指導採購的形式介入,能夠在多大程度獲得市場回報,恐怕要打個大大問號。前不久有報道稱,騰訊和阿裡巴巴兩大互聯網巨頭都正佈局約租車市場,如果考慮到滴滴打車、快的打車大戰下,廣州96900電召平臺受冷遇的情況,未來約租車市場爭鬥將會如何,似不難預見。
  當然,這未必會構成官方內心的焦灼。如同滴滴打車、快的打車通過“燒錢”的方式給乘客優惠以拓展市場時,由羊城通公司提供技術支撐的調度平臺依然可視而不見,它們每個月依然可向司機收取100元的租金。即便在事實上被市場拋棄,但它們仍保持著驚人的營利能力。
  這大概就是廣州交通部門打的如意算盤。推出“商務型的特殊租車”,是對“探索預約收費有償電召”舉措的落實,而把它納入“廣州2年內投放1萬輛出租車”的規劃內,則明顯具有深意。
  為什麼這麼說?如果輿論不是很健忘的話,應還記得廣州亞運前要投放700輛出租車運力時,有司機開始串聯散髮傳單反對,官方通過社會風險評估最終認為風險大於必要而暫緩。這樣,不難想象,在2016年增投萬輛出租車給司機帶來的心理衝擊,以及它對本已十分脆弱的出租車行業的敏感。
  如同廣東省政府參事王則楚先生一再強調的,增投出租車,會“稀釋”廣州出租車市場永久性牌照的“價值”。在邏輯上,當增投到一定程度上,壟斷將失去意義。當然,這或許只是邏輯的推演。
  現實的悲觀在於,壟斷利益團體通過游說能力,影響政策讓政策為出租車行業利益所左右。本來要消除司機對增投出租車運力之後市場份額被壓縮的擔憂很簡單,只要降低高昂的承包費即可。只是,連2011年那次以“出租車企業無法應對氣價上漲壓力”為名義的的士運價調整改革,官方出具的成本報告都可以造假把本由司機“支出部分”變為“企業支出部分”,從而得出企業薄利、經營壓力大的結論,而把成本轉嫁給乘客!
  現在看來,廣州交通部門推出“約租車”,不外是希望在不觸動目前出租車行業的利益格局的前提下,完成市政府“2年內投放1萬輛出租車”的政治任務。因此,他們在普通出租車市場之外做文章,以圖削弱出租車司機的反抗。殊不知,這樣強化出租車行政壟斷地位的舉措,只會擠壓民間租車市場的發展空間,它不僅違背市場競爭的公平原則,更無力從根本上去緩解市民打的難的問題。當然,這對他們來說,也許並不在乎。現在,唯一的懸念是,這種平衡技巧能否最終奏效?讓我們拭目以待吧。編輯:楊日  (原標題:廣州推“約租車”,平衡技巧能否奏效)
創作者介紹

住商房屋

sh72shwe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